发布信息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商平台 » 汽车化学品 »

固原回收油酸酰胺13383001406

点击图片查看原图
品牌: 回收过期化工原料
回收染料: 回收橡胶
单价: 6868.00元/吨
起订: 1 吨
供货总量:
发货期限: 自买家付款之日起 天内发货
所在地: 上海
有效期至: 长期有效
最后更新: 2017-09-14 13:49
询价
公司基本资料信息
 
 
 
产品详细说明

固原回收油酸酰胺13383001406

我公司资质齐全、环保回收、公司有专业的化工人员上门回收、看货、定价有需要的客户欢迎来电咨询!回收价格?咨询热线13383001425苗经理。库存过期的化工产品还能回收在利用吗?我公司专业回收库存积压化工原料(回收染料、回收颜料、回收油漆、回收油墨、回收橡胶、回收塑料、回收三氧化二锑、回收防老剂、回收促进剂、回收抗氧剂、回收氯化亚锡、硫酸亚锡、电镀助剂、回收香精、回收乳化剂、回收表面活性剂、回收硬脂酸、回收、回收日化原料、等化工原料)库存积压过期化工产品. ? 等产品.根据客户市场需求对过期的化工原料回收再利用,供应产品回收热线:.qq号694253045,微信号苗经理/欢迎大家来电咨询

中化新网讯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表示,近两年我国汽车产业电动化进程加快,到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产销量超过100万辆,年均增幅超过200%,2016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保有量全球占比均超过50%。

  董扬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近日组织召开的相关会议上说,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体系已基本建立,动力电池、驱动电机、整车平台产业链上下游全部贯通;2016年,有3家整车、7家电池企业排名进入全球前十,部分企业已成为全球知名供应商;动力电池出货量在全球市场份额超过70%;本土产动力电池全套装备在部分企业实现应用。

  董扬同时表示,当前我国充电网络建设稳步推进,公共场所、居民小区、高速公路等主要场所覆盖率大幅提高,公共类充电设施已超过18万个;充电运营服务产业已初步形成,商业模式不断创新,充电服务水平持续提高;使用环境也有明显改善,不限行、不限购、电价优惠等政策得到大范围推广,专用牌照已在上海、南京、无锡、济南、深圳等5个试点城市使用。

产品详细介绍2

第三层思维:现实主义 要看清“空想主义市场化”的偏颇之处,需要再进一层,用“现实主义”的思维来分析问题。这层思维认识到现实与理想之间存在落差。在一些关键条件没有具备的时候,过于理想化的经济政策难以取得其预想的结果。这种现实主义的思维有着坚实的经济学理论基础。1953年Lipsey与Lancaster两位经济学家所创立的“次优理论”(Second Best Theory),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可以用一个简单例子来说明什么是“次优理论”。假设要治疗某种疾病,一副包含5味药的方子最对症。换言之,治疗这种疾病的“最优”(最理想)选择是这副5味药的方子。但如果这5味药里面有1味缺失,怎么也找不到,这时治病的“次优”(第二好)选择是什么?是用能找到的其他4味药配起来吃吗?多半不是,因为5味药之间有复杂的药理反应,从而能综合产生治病的疗效。而如果只吃4味药,有可能病没治好,反而产生了毒性反应。事实上,如果不能把药方中的5味药全部配齐,就不能说吃4味药的结果一定好于吃3味药。有些时候,“次优”的选择可能是剩下的4味药一味也不吃,转而寻找其他药方。 市场化改革也是一样的道理。理论上,市场能够形成最优的资源配置状态。但这种最优结果需要一系列前提条件来保证。如果出于一些现实的约束,这些前提条件不能完全具备,那更多的市场化改革、更高的市场化程度未必带来更好的经济状况。这可以在我国的经济调结构和利率市场化中得到印证。 直观来看,要解决我国产能过剩的问题,似乎简单让那些过剩产能企业倒闭就完了——这正是空想主义者开出的药方。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在产能过剩的表象背后存在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我国收入分配格局不利于居民,政府通过税收和国有资产从全社会总收入中切走了很大份额。相应的,居民总收入在经济中的比重就明显偏低。政府收入大量向投资的转化,是我国产能过剩的根本原因。因此,如果要真正实现消费转型的结构调整,我国需要调整收入分配结构,把更多收入导向消费者。在那之前,放任过剩产能企业倒闭并不会自动增加居民消费。相反,企业倒闭会引发工人失业、降低全社会的收入预期和支出意愿,进一步抑制经济中的总需求。而需求的萎缩反过来会让更多企业经营困难,甚至也变成产能过剩企业。这将让中国经济陷入恶性循环,面临严重的经济硬着陆风险。 利率市场化改革是另一个例子。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我国长期存在的问题。空想主义的人相信,只要放开了利率管制,中小企业就能通过在资金借贷市场上支付较高利息来获取资金,从而让更多金融资源流向它们。然而,这个美好愿景在过去几年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实践中并未变成现实。在利率管制放松之后,有预算软约束的融资主体(主要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对利率不敏感,反而能够支付高利率来争抢资金,因而在融资市场占据了更大份额,更严重地挤出了中小企业。于是,利率市场化改革反而让中小企业融资环境进一步恶化,加大了金融市场的扭曲。 所以,有必要从“现实主义”(同时也是“次优理论”的角度)的角度来思考问题。要知道市场只是手段而非目的,市场化改革不可太过于理想化。要把市场这一手段用好,需要看清市场面对的现实约束在哪里,实事求是地权衡市场化改革的利弊,仔细规划改革的路径和步骤。在条件不成熟时,不可硬推市场化改革。 因此,在收入分配等结构性障碍未能破除之前,消费转型这种理想化的“最优”结果很难达成,中国经济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处于需求不足的状况。此时,通过刺激投资来稳定增长是“次优”的选择,是在现实约束下中国经济能够找到的出路。而那种试图通过放任经济增长下滑、市场自动出清来调节经济结构的政策非但不能达成“最优”结果,还极可能让中国滑向经济硬着陆、社会失稳等“次次优”,或是更差的结局。 还值得一提的是,用“现实主义”思维看问题,得出的政策药方往往与“唯GDP论”者给出的建议类似。二者都提倡用刺激性的政策来稳定GDP增长。但这现实主义的第三层思维是从对中国经济结构问题的分析出发,权衡多种选项后得出结论的。不可将其与盲目追求GDP增长的层思维混为一谈。事实上,从层思维到第三层思维,经历了否定之否定,实现了认识上的螺旋形提升,层次不可同日而语。 第四层:现实主义市场化 “现实主义”的思维虽然看到了市场化所面临的现实约束,但并未给出解决办法。事实上,有些现实约束化解起来困难重重,绝非短期内能够见功。这样看来,理想化市场改革所需的条件在相当长时间内都无法完全具备。这就让市场化改革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不改革则无法解决问题,但推进改革又很可能让情况变得更差。难道中国经济就要被永远锁定在“次优”状况中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现实主义并不代表不要市场化。毋庸置疑,市场化改革是中国经济长期的唯一出路。但空想主义地推进市场化改革也要不得。恰当的市场化改革方式——也是我国过去几十年一直采用的方式——是现实主义的市场化。这就进入了第四层的思维。 从第四层思维来看,市场化改革的过程,就是市场面临的现实约束不断暴露,又不断被化解的过程。在我国改革开放的历程中,市场化改革带来短期阵痛的情况屡见不鲜。这些阵痛,其实就是经济状况从“次优”滑向“次次优”的表现。但也正是通过这些阵痛,改革者认识到了制约市场化成功的真正约束所在。这些约束可能一开始看起来似乎不可逾越,但只要改革者实事求是地想办法,总能找出突破的方法。我国过去三十多年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市场化改革难以避免引发阵痛。但是,需要把阵痛视为改革举措与现实状况不匹配的信号,视为发现核心现实约束的契机,并针对这个约束实事求是地分析和改进改革举措。从而,最终实现改革面临约束的逐步放松,让经济状况逐步走向市场化的“最优”。相反,如果无视阵痛所释放的信号,而只是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改革持续推进下去,阵痛就会消失,那么阵痛就很可能长期化,甚至最终让改革进程出轨。这便是空想主义市场化和现实主义市场化的最大差别所在。 仍然以利率市场化改革为例。在过去几年放松利率管制的过程中,确实产生了预算软约束主体对中小企业的挤出效应。但也正是这种挤出,让各方清楚地认识到了消除预算软约束对金融改革的重要意义。因此,2014年国务院才会发布43号文来试图清理金融市场中预算软约束的源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尽管清理融资平台的过程有波折和反复,但这种进二退一正是市场化改革的常态。在各方认识到融资平台这个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关键约束之后,我们就离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成功又近了一步。 需要注意,“现实主义市场化”与“空想主义市场化”虽然都以市场化为导向,但二者之间又有一次否定之否定的认识螺旋形上升。现实主义市场化的关键在于实事求是,研究怎样在现实约束下用好市场这种手段,提升经济绩效。而空想主义的市场化则在一定程度上把市场当成的目标,脱离实际地来追求理想中的最优。中国渐进式改革的成功是现实主义市场化的成功,而东欧休克疗法的失败是空想主义市场化的失败。 第五层思维:总设计师思维 “现实主义市场化”给出了改革推进的方法,但疑问仍然存在。我国在过去几十年突破了许多关键约束,从而实现了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深化。但回溯历史,可以发现这些约束的突破都来自一个个偶然事件。可以设想,如果没有小岗村、如果没有加入WTO,中国经济恐怕就会是另外一番光景。看上去,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的成功可能只是因为运气好,赶上了这些好事情。 把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归结为偶然和运气,显然不能令人满意。必须要看到偶然背后的必然,才算真正触及到了中国成功的精髓。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在认识上再上一层,上升到可被称为“总设计师思维”的第五层思维。之所以将这层思维做如此命名,是因为它与我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思想有共通之处。 这层思维可用下面这个假想例子来引出。想象在一个小山村中,有一个小孩在附近的山林中走失了。为了找回这个小孩,全村人一齐出动,搜遍了附近所有可能的地点。最终终于成功找到这个小孩。在这个故事中,小孩在哪里被找到、又是被哪位村民找到,完全是偶然事件。但是,小孩被找到这个结果是必然的。原因有二:其一、把小孩找到是所有村民非常明确的目标;第二、村民们展开了一项全面而系统的搜索工程,把所有可能的地点都找过了。有了明确的目标,又有了系统的搜索,小孩被找到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没有悬念。 回到中国经济,我国过去几十年的市场化改革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伟大创举,没有前例可循。改革过程中需要突破的约束既有经济层面的、也有社会和政治层面的。之所以这些障碍能够被逐一突破,关键在于两句老话。 句,“发展是硬道理”。这句话不仅给各方树立了非常清晰的目标,还给出了明确的评价标准,从而能把各种力量往一处引。第二句,“摸着石头过河”。中国的改革过程不是谁设计出来的,而是基层广大人民群众不断摸索、不断试错给找出来的。这种试错过程本身也是市场经济分散决策的一种体现。在这个过程中,政府最大的作用在于识别出那些摸索出来的成功经验,将其在全国范围推广。小岗村搞“大包干”是个偶然事件。但有了前面两句话,“大包干”这种更有效率的生产组织形式迟早都会被用起来。没有小岗村先做,也会有其他村来个吃螃蟹。 事实上,我们之所以将尊称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并不是因为他设计出了我国改革的精确路线图,而是因为他倡导了“发展是硬道理”和“摸着石头过河”,给大家指明了目标,并且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摸索出路的系统工程。这是我国过去几十年现实主义市场化改革的成功精髓,是一个个偶然背后的必然。 当前中国经济的最大风险 站在最高的第五层思维,才能看到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所在——我们正在丧失过去几十年赖以成功的基础。与它比起来,经济增长减速、债务高企、银行坏账等这些人们日常谈论的风险只是癣疥之疾。 一方面,发展这个曾经无比清晰的目标正在变得模糊。后危机时代,稳定中国经济增长的难度越来越大,而稳增长政策(尤其是四万亿刺激政策)所产生的副作用也不可忽视。这催生了对刺激政策的负面态度。还有人用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论试图论证中国经济增长就应该减速,中国高增长的好日子已经结束。更有甚者,还因为发展所产生的副作用而否定发展本身,将经济增长复苏看成坏事。在这样的氛围中,经济发展这个曾相当清楚的目标正在变得模糊,各方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信心也不断衰弱,“发展是硬道理”正在变成一句空话。 另一方面,基层试错的空间正在收窄。在中国经济结构性、周期性问题集中爆发的复杂局面中,更需要各方在摸索中找寻中国经济的出路。既然是摸索,就一定既有摸对的时候,也有摸错的时候。过去,我们的评价方法都是看主流,对失误保留相当程度的容忍度。但现在因为种种原因,求全责备的不宽容态势正在明显抬头。这让各方试错的积极性大幅降低,“不作为”大面积蔓延。 很明显,增长目标的淡化正在让各方无所适从,而试错空间的减小也让各方不敢尝试、不敢作为。我国过去几十年辉煌的基础正在被掏空。造成这一切的有多方面原因。在经济层面,最主要的莫过于“空想主义市场化”对于宏观政策思路的干扰。把市场当成目的而非手段,自然就模糊了本应清晰的发展目标。而当不少人过于理想化地分析宏观政策、求全责备时,实务者的试错空间自然就被挤压。这样一来,当空想主义者们试图将中国经济引向其理想中的最优时,他们实际上正在侵蚀我国过去几十年成功的基础。 面对这样的巨大风险,当前急需通过三件事来让中国经济重回正轨。 ,重新强调“发展是硬道理”,再次明晰经济工作的目标。我们当然有必要追求更加可持续、更加惠及民生、更加环境友好的这种高质量增长。这里,增长前面的定语还可以写很多。但是,无论是什么样的高质量增长,都要以经济增长为基础。离开了经济增长,其他都无从谈起。因此,再次强调经济增长的重要性,摒弃漠视增长、甚至敌视增长的错误倾向,是当务之急。 第二,给试错留出更大空间,鼓励各方“摸着石头过河”。在当前复杂的经济局面下,没有什么政策能做到面面俱到,十全十美。任何政策决策都只能是几害相权取其轻。更何况,当前形势不同于过往,很多政策都需要在摸索中找寻恰当的推进方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做评价时更需要看主流,而不能抓住一点错漏而不放。这样才能放开各方的手脚,释放其积极性。 第三,坚持实事求是地设计和评价经济政策。经济政策是在现实中加以运用的,面临着种种现实约束。因此,需要客观地分析不同现实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在现实约束下找寻最优的可行方案。不顾现实而过于理想化地设计政策,多半会南辕北辙。尤其需要摒弃把市场当成目的“空想主义市场化”思维,而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设计和推进各项经济政策。

需求方面,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最新数据显示:1-6月,商用车出口11.4万辆,比上年同期下降33.4%。6月商用车出口2.5万辆,比上月增长25.6%,比上年同期下降16.9%。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预计,2016年全年,中国汽车出口量或将下降一成。 据卓创资讯消息,下游厂家开工稳定,个别厂家库存不足20天,出口市场相对稳定。 巨量仓单,也是沪胶空头的助力。7月13日,沪胶仓单增加330吨至304750吨,再创历史新高,对期价形成巨大压力。 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初步数据显示,中国6月进口天然橡胶及合成橡胶(包括胶乳)共计41万吨,较上年同期增24%,环比降13%。数据显示,中国2016年1-6月累计进口橡胶269万吨,同比增加39%,其中进口天胶微增2.7%至198万吨。 方正中期期货分析师张向军认为,天胶供需面缺乏实质题材指引,期货又面临沉重仓单的压力,保持震荡操作思路。 兴证期货分析师施海表示,虽然受泰国收储、补贴胶农、三大产胶国缩减出口、轮胎产业消费需求平稳、印度消费强劲等利多因素作用,但又受供需关系过剩、产区气候适宜、美国对中国出口轮胎进行双反、日元回升等利空显现,而遇阻回调,沪胶短线剧烈震荡,建议短线高抛低吸为主。

抚顺石化烯烃线多项挖潜指标创历史最好 作者: 2017年04月20日 来源:中国石油报   抚顺石化4月20日经济活动分析数据显示,一季度,抚顺石化乙烯综合能耗、损失率、低密单耗等多项经济技术指标创历史最好,其中主要创效单元的烯烃线实现账面利润10.09亿元,是上年同期5.9亿元的1.71倍。   今年年初以来,抚顺石化不断提升80万吨/年乙烯装置、45万吨/年低密装置等烯烃线装置负荷,一季度乙烯装置平均进料量超过300吨/小时,平均负荷达100.38%。   装置超负荷运转,对裂解炉、裂解气压缩机、乙丙烯压缩机的平稳运转提出了更高要求。该公司充分发挥精细管理优势,坚持对压缩机、裂解炉等关键设备实行包机、包炉特护,对裂解炉的炉管等关键部位进行时时监控,合理控制每台炉的COT温度,及时根据生产负荷变化调整裂解炉风门开度和燃料供应,深入开展技术攻关,对装置关键参数实行动态监测和优化调整。   一系列的精心管理措施的深入开展,最终实现了各装置多项生产指标创出历史新高:3月份乙烯加工损失率0.16%,较计划下降0.08%;3月份生产乙烯7.11万吨,完成计划量的103.43%,一季度乙烯装置综合能耗达到572.91千克标油/吨,同比降低12.78个单位;3月份低密装置单耗1007.982千克标油/吨,在中国石油同类装置中排名第一。

深度解析中国环氧树脂行业的“三低” 现状 慧聪化工网讯:慧低价格、低负荷、低订单量,这是当前环氧树脂行业现状的总结。所谓低价格,众所周知,除去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低迷及复苏的过程,当前环氧树脂的价格可谓是历史较低水平,且迟迟难有向上的动向。而低负荷也显而易见,工厂在接单不畅的行情下库存逐渐增加,也多降低开工缓解压力,但效果甚微,库存量仍然居高。低订单量是环氧树脂现阶段急需解决的问题,不管涨价与否,接单倘若能保持正常速度,环氧树脂也不至于在如此纠结的状态中。 7月份的当下,环氧树脂仍然在淡季时节,下游工厂开工不高,加上抵触原料涨价,所以对环氧树脂的采购量迟迟难有跟进。但面对原料一而再的拉涨,环氧树脂工厂也有些按捺不住跟进的情绪。先看一下原料是如何为环氧树脂工厂施压的。 原料双酚A从六月底便开启了新一轮的推涨模式,当时华东价格处于7500元/吨左右的低位。在7月份至今20天的时间里,双酚A厂商无时无刻不在坚守着拉涨的使命。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下游的拖累略显吃力,但也一次次的突破8300元/吨、8500元/吨达到目前市场上成交的8600元/吨的价位。相较于涨价之前,这大半月已经上涨千余元。 但再来看环氧树脂,从6月中下旬运行至低位,就始终难有起色。面对原料的强势推涨,虽然环氧树脂工厂跟高补货者寥寥,但毕竟整个市场的交投重心已经上了一个台阶,环氧树脂的成本核算也必然上涨。环氧树脂工厂也时不时的萌生出想要推涨的意向,也有工厂试探性的报盘上调,然而本身出货已经十分滞缓,高价更是难以走货成交,也仅仅是过低的价格逐渐消失,整体的价格重心大稳小动。 环氧树脂的行业三低也是相互关联的,正是因为接单偏少工厂才不得不低负荷生产,而低负荷生产依然缓解不了接单不畅下库存的增加压力,为了保持出货速度,工厂也只能延续低价走货。恶性循环下“三低症状”一时半会儿难以解决。

燕山石化将整体迁至曹妃甸 中石化声明:尚未接到搬迁通知   中化新网讯 由中国社科院、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主办的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17年会于6月6日在北京举行,京津冀协同发展委员会组长、中国工程院名誉主席徐匡迪在会上介绍了雄安新区规划建设的一些思路。他在会上透露,燕山石化将整体搬迁至河北曹妃甸。   徐匡迪在演讲中指出,燕山石化搬迁的原因之一是为雄安新区腾出水资源。“由于燕山石化使用的是太行山的水,搬迁后节省的水将满足雄安1000平方公里拓展区域用水需求。”   徐匡迪称,目前新区规划仍在深入研究,正在探讨的重大问题就包括水资源。“希望新区成立时不要和北京一样缺水,甚至要考虑是否将河水引入新区。太行山几个水库均是二类水质,水利部已经同意把太行山的水直接引到雄安新区。”   燕山石化隶属于中石化集团,位于北京市西南方向房山区,距北京市中心50千米。公司目前原油加工能力为1000万吨/年,乙烯生产能力超过80万吨/年,是京津冀地区规模较大的炼化企业之一。受制于燕山石化所在地环境容量限制,燕山石化搬迁至曹妃甸的动议已经持续了数年,并于2015年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   曹妃甸是国家规划的七大石化产业基地之一,也是国家明确的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规划功能区,功能定位为石化基地。徐匡迪指出,燕山石化搬迁到曹妃甸后,因为可以直接利用海运原油,生产成本可以降低15%。   中石化6月8日发布声明,称目前尚未接到国家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要求燕山石化搬迁的通知,并称燕山石化长期致力于节水减排,努力打造成城市型绿色炼厂,目前京Ⅵ汽油供应量约占北京消费总量的75%,近10年工业取新鲜水量下降了60%以上,2016年吨油耗新鲜水仅为0.46吨。

橡胶供应预期逆转 泰国政府暂无挺价想法 慧聪化工网讯:天胶主产国天气已由极度干旱转为降雨增多。5月初以来,泰国东北部和南部天胶产区先后出现有效降雨,旱情得到缓解。处于同一纬度的越南也开始降雨。由此,天胶供应预期由不足转为过剩,现货商的采购热情降温。 据贸易商反馈,近月船货仍有接货,天胶价格也比较抗跌,但是远月船货买盘力度不佳,与近月价格的贴水幅度有加大的趋势,说明商家和下游看跌未来价格。 截至5月23日,泰国合艾市场上烟片胶、生胶片、胶水、杯胶分别较5月上旬的年内高点下跌9.57%、7.2%、8.94%和14.29%。泰国烟片胶船货报价也跌至59.05泰铢/公斤,跌幅为8.16%。从下跌幅度来看,泰国产区价格相对于国内市场更坚挺一些。即便如此,价格高位回调的势头也基本形成。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更多»本企业其它产品

[ 电商平台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服务支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