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信息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商平台 » 汽车化学品 »

天水市回收异长叶烷酮15133013685

点击图片查看原图
品牌: 回收过期化工原料
回收染料: 回收橡胶
单价: 6868.00元/吨
起订: 1 吨
供货总量:
发货期限: 自买家付款之日起 天内发货
所在地: 上海
有效期至: 长期有效
最后更新: 2017-07-17 15:07
询价
公司基本资料信息
 
 
 
产品详细说明

天水市回收异长叶烷酮15133013685

我公司资质齐全、环保回收、公司有专业的化工人员上门回收、看货、定价有需要的客户欢迎来电咨询!回收价格?咨询热线15133013685苗经理。库存过期的化工产品还能回收在利用吗?我公司专业回收库存积压化工原料(回收染料、回收颜料、回收油漆、回收油墨、回收橡胶、回收塑料、回收三氧化二锑、回收活性炭、回收日化原料、等化工原料)库存积压过期化工产品. ? 等产品.根据客户市场需求对过期的化工原料回收再利用,供应产品回收热线:.qq号694253045,微信号m15133013685苗经理/欢迎大家来电咨询

化新网讯 7月5日上午,嘉宝莉化工集团(以下简称“嘉宝莉”)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入股欧洲化学涂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洲化学”),并与后者成立合资公司进军汽车漆市场。

  “我们跟全球最大的四家涂料企业都谈过,希望在工业漆领域进行合作。但是这些外国巨头都不愿意,只想全资收购嘉宝莉民用漆的股份。作为民族涂料企业,这是我们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在发布会上,嘉宝莉副董事长曹树潮如此解释他们选择与欧洲化学进行合作的原因,“欧洲化学的规模与嘉宝莉‘门当户对’,在工业漆领域拥有较强的技术能力,双方合作的意愿也比较一致。”

  作为民族涂料的第一品牌,嘉宝莉近年来在工业漆领域动作频频,希望通过开拓更多的产品线扩大市场份额,为此外界一直盛传其正在海外寻找合作伙伴,如今终于尘埃落定。

  记者从现场获悉,嘉宝莉与欧洲化学这次合作,早在2015年便开始实质性接触,足足酝酿了近两年时间。此番与欧洲化学达成合作协议,也意味着这家江门企业有望打破国外涂料巨头的垄断,代表民族企业在国内工业漆市场“分一杯羹”。

  资本出海

  嘉宝莉出资170万欧元入股欧洲化学

  在上述发布会现场,全场最大的焦点无疑是嘉宝莉宣布其旗下子公司国盈企业有限公司向欧洲化学注资170万欧元。

目前,双方已完成股权交割手续,国盈公司占股30%。嘉宝莉战略投资部总监李欣告诉记者,该公司此次入股欧洲化学涂料有限公司,事前花费了将近2年的时间进行深入调研。“双方都曾多次往返西班牙和中国进行实地考察,彼此知根知底。”

  欧洲化学究竟有啥来头?公开资料显示,这家来自西班牙的欧洲老牌涂料企业成立至今已超过50年,在法国和墨西哥等都有设立子公司,主营业务以生产、销售工业漆为主。

  “我们在工业漆生产、销售和服务等多个领域都积累了丰富经验,曾参与包括奥运会场馆、西班牙多个著名足球场在内的一大批重大工程建设,同时也是大众、丰田、雷诺等全球知名汽车公司的零部件油漆生产厂商。”西班牙欧洲化学公司总经理Pere Mateu表示,获得国盈注资170万欧元后,该公司可以进一步加强技术研发,并获得快速打开中国市场的渠道。

  国家橡塑密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通过验收 慧聪化工网讯:近日,科技部高新司会同基础司在广州组织召开了'国家橡塑密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验收会。验收专家组听取了工程中心建设情况的汇报,并对研发及试验能力和生产条件进行了现场考察。经过质询和讨论,该工程中心通过验收。 国家橡塑密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于2011年12月获科技部批准立项,依托广州机械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组建。四年来,该工程中心面向国家重点产业、重大工程、重大装备的技术需求,开展了密封机理、密封结构设计、密封材料研发、密封产品加工工艺及装备、密封产品检测技术及装备等五个方面的橡塑密封关键、共性技术的研究,新建5个研究室和7个试验室,建设了8处高性能橡塑密封中试及产业化基地;开发了大型风力发电机组关键密封、工程油缸关键密封、大型盾构机关键密封、大型模锻压机关键密封和太阳能光伏组件封装用有机硅密封胶等并推广应用,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培养出一支结构合理的橡塑密封技术研发创新团队,建成了集技术研发、成果转化、产品检测、技术孵化和人才培养为一体的服务平台,为我国密封技术进步及产业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C.I颜料红254:色泽鲜艳,着色力强,耐晒性能优良,耐酸,耐碱,无迁移性。主要用于涂料、油墨、塑料(PS、PO、ABS、PVC、PC、PBT)橡胶着色以及合成纤维的原浆着色。 C.I颜料红255:亮黄光红,具有高的遮盖力与优良的耐光、耐气候牢度,耐溶剂性能较C.I.颜料红254稍差。主要推荐用于高档工业涂料,尤其是汽车底漆(OEM),在烘焙瓷漆中耐热为140℃/30min,粉末涂料着色(耐热200℃);亦可用于塑料着色及包装印墨、装饰印墨。 C.I颜料红264:蓝光红色。有优异的耐光、耐热和耐溶剂性能。耐光性8级。热稳定性可达300℃。 C.I颜料红266:耐光7级,耐热180度。蓝光红色,比永固红F5RK具有更强的蓝光。耐光性不如永固红F5RK,其他性能如着色力、光泽度与透明度相近。主要推荐用于水性漆、工业漆、粉末涂料、溶剂涂料,也可用于水性油墨、溶剂油墨、印花色浆。 C.I颜料红272:色泽鲜艳,着色力强,耐晒性能优良,耐酸,耐碱,无迁移性。 C.I颜料橙34:纯净黄光橙色,着色力高,有透明型(75㎡/g)与非透明型(15㎡/g)。漆料中耐光与耐气候牢度良好,高遮盖力剂型具有优良的流动性;并且在农机及建筑涂料中可替代钼红。 C.I颜料橙61:红光橙色。主要用于工业涂料,如汽车底漆(OEM)、农机漆及乳胶漆,有优良的耐光耐气候牢度;在塑性PVC中耐迁移性优良,耐光牢度为7-8级;在HDPE中耐热稳定性达300℃;亦推荐用于PP及PAN原浆着色。 C.I颜料橙64:具有优异的耐晒性、耐热性、耐溶剂性、耐酸性和耐碱性以及加工应用性能。主要用于高档油漆、油墨、塑料(PSPOABSPVCPCPBT)、橡胶着色以及合成纤维的原浆着色。 C.I颜料橙67:鲜艳的黄光橙色调,在大多数有机溶剂中的牢度不十分理想。主要用于涂料着色,尤其适用于长油及中油度醇酸树脂体系、装饰涂料及乳胶漆着色,具有优良的耐光与耐气候牢度;也可用于硝化纤维素溶剂印墨。 C.I颜料橙71:艳丽的橙色,具有极好透明性,极佳耐晒性,色泽鲜艳、着色力强,耐晒性能优良,耐酸、耐碱,无迁移性。主要用于涂料和塑料、油漆的着色,也用于合成纤维的原液着色。 C.I颜料橙73:色泽鲜艳,着色力强。橙色粉末。耐晒性能优良,耐酸、耐碱,无迁移性。 <<2>>颜料类:酞青蓝,酞青绿,大红粉,立索尔大红,耐晒颜料,永固颜料,油漆颜料,红丹粉,黄丹粉,氧化铁黄.氧化铁红.中铬黄.柠檬黄.塑料颜料,橡胶颜料,珠光粉,金粉,银粉,钛白粉,锌粉、铬粉,保险粉,等有机无机化工颜料。

第三层思维:现实主义 要看清“空想主义市场化”的偏颇之处,需要再进一层,用“现实主义”的思维来分析问题。这层思维认识到现实与理想之间存在落差。在一些关键条件没有具备的时候,过于理想化的经济政策难以取得其预想的结果。这种现实主义的思维有着坚实的经济学理论基础。1953年Lipsey与Lancaster两位经济学家所创立的“次优理论”(Second Best Theory),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可以用一个简单例子来说明什么是“次优理论”。假设要治疗某种疾病,一副包含5味药的方子最对症。换言之,治疗这种疾病的“最优”(最理想)选择是这副5味药的方子。但如果这5味药里面有1味缺失,怎么也找不到,这时治病的“次优”(第二好)选择是什么?是用能找到的其他4味药配起来吃吗?多半不是,因为5味药之间有复杂的药理反应,从而能综合产生治病的疗效。而如果只吃4味药,有可能病没治好,反而产生了毒性反应。事实上,如果不能把药方中的5味药全部配齐,就不能说吃4味药的结果一定好于吃3味药。有些时候,“次优”的选择可能是剩下的4味药一味也不吃,转而寻找其他药方。 市场化改革也是一样的道理。理论上,市场能够形成最优的资源配置状态。但这种最优结果需要一系列前提条件来保证。如果出于一些现实的约束,这些前提条件不能完全具备,那更多的市场化改革、更高的市场化程度未必带来更好的经济状况。这可以在我国的经济调结构和利率市场化中得到印证。 直观来看,要解决我国产能过剩的问题,似乎简单让那些过剩产能企业倒闭就完了——这正是空想主义者开出的药方。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在产能过剩的表象背后存在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我国收入分配格局不利于居民,政府通过税收和国有资产从全社会总收入中切走了很大份额。相应的,居民总收入在经济中的比重就明显偏低。政府收入大量向投资的转化,是我国产能过剩的根本原因。因此,如果要真正实现消费转型的结构调整,我国需要调整收入分配结构,把更多收入导向消费者。在那之前,放任过剩产能企业倒闭并不会自动增加居民消费。相反,企业倒闭会引发工人失业、降低全社会的收入预期和支出意愿,进一步抑制经济中的总需求。而需求的萎缩反过来会让更多企业经营困难,甚至也变成产能过剩企业。这将让中国经济陷入恶性循环,面临严重的经济硬着陆风险。 利率市场化改革是另一个例子。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我国长期存在的问题。空想主义的人相信,只要放开了利率管制,中小企业就能通过在资金借贷市场上支付较高利息来获取资金,从而让更多金融资源流向它们。然而,这个美好愿景在过去几年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实践中并未变成现实。在利率管制放松之后,有预算软约束的融资主体(主要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对利率不敏感,反而能够支付高利率来争抢资金,因而在融资市场占据了更大份额,更严重地挤出了中小企业。于是,利率市场化改革反而让中小企业融资环境进一步恶化,加大了金融市场的扭曲。 所以,有必要从“现实主义”(同时也是“次优理论”的角度)的角度来思考问题。要知道市场只是手段而非目的,市场化改革不可太过于理想化。要把市场这一手段用好,需要看清市场面对的现实约束在哪里,实事求是地权衡市场化改革的利弊,仔细规划改革的路径和步骤。在条件不成熟时,不可硬推市场化改革。 因此,在收入分配等结构性障碍未能破除之前,消费转型这种理想化的“最优”结果很难达成,中国经济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处于需求不足的状况。此时,通过刺激投资来稳定增长是“次优”的选择,是在现实约束下中国经济能够找到的出路。而那种试图通过放任经济增长下滑、市场自动出清来调节经济结构的政策非但不能达成“最优”结果,还极可能让中国滑向经济硬着陆、社会失稳等“次次优”,或是更差的结局。 还值得一提的是,用“现实主义”思维看问题,得出的政策药方往往与“唯GDP论”者给出的建议类似。二者都提倡用刺激性的政策来稳定GDP增长。但这现实主义的第三层思维是从对中国经济结构问题的分析出发,权衡多种选项后得出结论的。不可将其与盲目追求GDP增长的层思维混为一谈。事实上,从层思维到第三层思维,经历了否定之否定,实现了认识上的螺旋形提升,层次不可同日而语。 第四层:现实主义市场化 “现实主义”的思维虽然看到了市场化所面临的现实约束,但并未给出解决办法。事实上,有些现实约束化解起来困难重重,绝非短期内能够见功。这样看来,理想化市场改革所需的条件在相当长时间内都无法完全具备。这就让市场化改革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不改革则无法解决问题,但推进改革又很可能让情况变得更差。难道中国经济就要被永远锁定在“次优”状况中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现实主义并不代表不要市场化。毋庸置疑,市场化改革是中国经济长期的唯一出路。但空想主义地推进市场化改革也要不得。恰当的市场化改革方式——也是我国过去几十年一直采用的方式——是现实主义的市场化。这就进入了第四层的思维。 从第四层思维来看,市场化改革的过程,就是市场面临的现实约束不断暴露,又不断被化解的过程。在我国改革开放的历程中,市场化改革带来短期阵痛的情况屡见不鲜。这些阵痛,其实就是经济状况从“次优”滑向“次次优”的表现。但也正是通过这些阵痛,改革者认识到了制约市场化成功的真正约束所在。这些约束可能一开始看起来似乎不可逾越,但只要改革者实事求是地想办法,总能找出突破的方法。我国过去三十多年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市场化改革难以避免引发阵痛。但是,需要把阵痛视为改革举措与现实状况不匹配的信号,视为发现核心现实约束的契机,并针对这个约束实事求是地分析和改进改革举措。从而,最终实现改革面临约束的逐步放松,让经济状况逐步走向市场化的“最优”。相反,如果无视阵痛所释放的信号,而只是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改革持续推进下去,阵痛就会消失,那么阵痛就很可能长期化,甚至最终让改革进程出轨。这便是空想主义市场化和现实主义市场化的最大差别所在。 仍然以利率市场化改革为例。在过去几年放松利率管制的过程中,确实产生了预算软约束主体对中小企业的挤出效应。但也正是这种挤出,让各方清楚地认识到了消除预算软约束对金融改革的重要意义。因此,2014年国务院才会发布43号文来试图清理金融市场中预算软约束的源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尽管清理融资平台的过程有波折和反复,但这种进二退一正是市场化改革的常态。在各方认识到融资平台这个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关键约束之后,我们就离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成功又近了一步。 需要注意,“现实主义市场化”与“空想主义市场化”虽然都以市场化为导向,但二者之间又有一次否定之否定的认识螺旋形上升。现实主义市场化的关键在于实事求是,研究怎样在现实约束下用好市场这种手段,提升经济绩效。而空想主义的市场化则在一定程度上把市场当成的目标,脱离实际地来追求理想中的最优。中国渐进式改革的成功是现实主义市场化的成功,而东欧休克疗法的失败是空想主义市场化的失败。 第五层思维:总设计师思维 “现实主义市场化”给出了改革推进的方法,但疑问仍然存在。我国在过去几十年突破了许多关键约束,从而实现了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深化。但回溯历史,可以发现这些约束的突破都来自一个个偶然事件。可以设想,如果没有小岗村、如果没有加入WTO,中国经济恐怕就会是另外一番光景。看上去,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的成功可能只是因为运气好,赶上了这些好事情。 把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归结为偶然和运气,显然不能令人满意。必须要看到偶然背后的必然,才算真正触及到了中国成功的精髓。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在认识上再上一层,上升到可被称为“总设计师思维”的第五层思维。之所以将这层思维做如此命名,是因为它与我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思想有共通之处。 这层思维可用下面这个假想例子来引出。想象在一个小山村中,有一个小孩在附近的山林中走失了。为了找回这个小孩,全村人一齐出动,搜遍了附近所有可能的地点。最终终于成功找到这个小孩。在这个故事中,小孩在哪里被找到、又是被哪位村民找到,完全是偶然事件。但是,小孩被找到这个结果是必然的。原因有二:其一、把小孩找到是所有村民非常明确的目标;第二、村民们展开了一项全面而系统的搜索工程,把所有可能的地点都找过了。有了明确的目标,又有了系统的搜索,小孩被找到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没有悬念。 回到中国经济,我国过去几十年的市场化改革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伟大创举,没有前例可循。改革过程中需要突破的约束既有经济层面的、也有社会和政治层面的。之所以这些障碍能够被逐一突破,关键在于两句老话。 句,“发展是硬道理”。这句话不仅给各方树立了非常清晰的目标,还给出了明确的评价标准,从而能把各种力量往一处引。第二句,“摸着石头过河”。中国的改革过程不是谁设计出来的,而是基层广大人民群众不断摸索、不断试错给找出来的。这种试错过程本身也是市场经济分散决策的一种体现。在这个过程中,政府最大的作用在于识别出那些摸索出来的成功经验,将其在全国范围推广。小岗村搞“大包干”是个偶然事件。但有了前面两句话,“大包干”这种更有效率的生产组织形式迟早都会被用起来。没有小岗村先做,也会有其他村来个吃螃蟹。 事实上,我们之所以将尊称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并不是因为他设计出了我国改革的精确路线图,而是因为他倡导了“发展是硬道理”和“摸着石头过河”,给大家指明了目标,并且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摸索出路的系统工程。这是我国过去几十年现实主义市场化改革的成功精髓,是一个个偶然背后的必然。 当前中国经济的最大风险 站在最高的第五层思维,才能看到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所在——我们正在丧失过去几十年赖以成功的基础。与它比起来,经济增长减速、债务高企、银行坏账等这些人们日常谈论的风险只是癣疥之疾。 一方面,发展这个曾经无比清晰的目标正在变得模糊。后危机时代,稳定中国经济增长的难度越来越大,而稳增长政策(尤其是四万亿刺激政策)所产生的副作用也不可忽视。这催生了对刺激政策的负面态度。还有人用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论试图论证中国经济增长就应该减速,中国高增长的好日子已经结束。更有甚者,还因为发展所产生的副作用而否定发展本身,将经济增长复苏看成坏事。在这样的氛围中,经济发展这个曾相当清楚的目标正在变得模糊,各方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信心也不断衰弱,“发展是硬道理”正在变成一句空话。 另一方面,基层试错的空间正在收窄。在中国经济结构性、周期性问题集中爆发的复杂局面中,更需要各方在摸索中找寻中国经济的出路。既然是摸索,就一定既有摸对的时候,也有摸错的时候。过去,我们的评价方法都是看主流,对失误保留相当程度的容忍度。但现在因为种种原因,求全责备的不宽容态势正在明显抬头。这让各方试错的积极性大幅降低,“不作为”大面积蔓延。 很明显,增长目标的淡化正在让各方无所适从,而试错空间的减小也让各方不敢尝试、不敢作为。我国过去几十年辉煌的基础正在被掏空。造成这一切的有多方面原因。在经济层面,最主要的莫过于“空想主义市场化”对于宏观政策思路的干扰。把市场当成目的而非手段,自然就模糊了本应清晰的发展目标。而当不少人过于理想化地分析宏观政策、求全责备时,实务者的试错空间自然就被挤压。这样一来,当空想主义者们试图将中国经济引向其理想中的最优时,他们实际上正在侵蚀我国过去几十年成功的基础。 面对这样的巨大风险,当前急需通过三件事来让中国经济重回正轨。 ,重新强调“发展是硬道理”,再次明晰经济工作的目标。我们当然有必要追求更加可持续、更加惠及民生、更加环境友好的这种高质量增长。这里,增长前面的定语还可以写很多。但是,无论是什么样的高质量增长,都要以经济增长为基础。离开了经济增长,其他都无从谈起。因此,再次强调经济增长的重要性,摒弃漠视增长、甚至敌视增长的错误倾向,是当务之急。 第二,给试错留出更大空间,鼓励各方“摸着石头过河”。在当前复杂的经济局面下,没有什么政策能做到面面俱到,十全十美。任何政策决策都只能是几害相权取其轻。更何况,当前形势不同于过往,很多政策都需要在摸索中找寻恰当的推进方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做评价时更需要看主流,而不能抓住一点错漏而不放。这样才能放开各方的手脚,释放其积极性。 第三,坚持实事求是地设计和评价经济政策。经济政策是在现实中加以运用的,面临着种种现实约束。因此,需要客观地分析不同现实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在现实约束下找寻最优的可行方案。不顾现实而过于理想化地设计政策,多半会南辕北辙。尤其需要摒弃把市场当成目的“空想主义市场化”思维,而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设计和推进各项经济政策。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更多»本企业其它产品

[ 电商平台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服务支持

关注我们